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一个女作家的经历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26 00:00:46   


    白婷婷是就读于某大学的中文系,尤于从小她就喜欢写作,所以她就立下志愿长大了以后,立志作一个作家。由于她的父亲平常很忙,而且婷婷从小就很乖很听话,所以她的父亲也很少管她。同时,由于她已经考上大学了,年龄也十八、九岁,不太可能受到社会及其它人的影晌而生活。婷婷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,而且分析能力和观察力都很强。她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天地里,因此是一个极端崇尚个人主义的少女。从小到大,她经常参加写作及演讲比赛,但是只要她一参加,准可拿到前三名。因此,她的闺房中的奖状、奖牌、奖杯,实在不可胜数。婷婷的身材均匀,长发披肩,眉清目秀,举止高雅,一身的晰白,而又光滑的肌肤,她的双峰隆起,凹凸分明,坚实的臀部微翘,无论她穿上任何服装,都可以把她的身材表露出来。她没有男朋友,虽然在高中的时候,有不少男同学追她,她都没有和他们相处太久,因为她认为这是一种缘份而已。有一天,婷婷放学回家途中,一边走一边仰望着天想着: 「我现在该写什幺?什幺是我该写的?那一些是我曾经写过的?那一些是我所没写过的?什幺是我能看到的?那一些是我不能看到和体会到的?」 她想着,反覆地这样想着,似乎找不出什幺线索来,她很困扰。于是,婷婷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西门町。那令有些人迷恋的西门町,灯红酒绿五光十色。每天晚上七、八点钟的时候,台北终结了一种生活,人们跃入另一个迷惑欢乐的世界中。在那里霓虹灯闪亮,一长列人群,支持着销金、遗忘与激情。到了午夜左右,疯狂的舞影高盘的笑叫结束了。狂欢的城市在黑暗中平息下来。虽然在黑夜中还有人在寻找光亮,不过大多已沉静了。他们疲倦无力地等待看次日的活动与次夜的狂欢,再度来临。这就是数十万台北市老少、已婚、未婚男性离办厂,办公室后,抵达家里前的一段长长地路程。这个世界上最大都市成了夜晚最大的欢乐场所,纽约、拉斯维加斯、迈阿密、东京都有夜生活,形形色色,有如万花筒般变化多端。婷婷终于来到一家夜总会的门口,她似乎看了外面的广告,开始对里面的表演,发生了兴趣。于是,她下定了决心,不顾一切地进入观赏。当她入内坐下时,她发现深藏的夜总会,里面的天花板上装着,一个会旋转的架子。台子上右两个美女,纷纷向观众搔首弄姿,炫耀她们的肉体。接着上来的美女,每个都穿了紧身短衣,若隐若现地暴露她们的乳房。没有多久,婷婷便走出了夜总会,心中想着,记着某事继续往前走。走不了多远,她又看到了酒吧,她停了下来,看了看,她走了进去。酒吧中灯光晕暗,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酒吧的酒女们在陪酒。婷婷找了一处坐了下去,一个穿着迷你裙的女侍走了过来,女侍问: 「小姐,你要喝什幺?」 「柠檬汁一杯。」 女侍听了笑道:「小姐,我们这里是酒吧!不卖果汁的。」 婷婷吃了一惊。又不太好意思地说:「那来一杯白兰地好了。」 「好,谢谢,马上来。」 婷婷内心想着:「刚才好糗哟!实际上,我是要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幺?好寻找写作的体裁的。」 女侍把酒端了过来,放在桌子上,离去。婷婷开始把眼光看向四周,她发现男人们在和女人们谈天、休息、喝酒、思考、微笑、打情骂俏、亲吻、抚摸...... 时间又过了几天,这几天婷婷一直在想解决这个障碍的方法。她终于想到了一个方法了,她想:「如果骗父母到国外旅游半年,然后再从机场偷溜出来,再利用这个半年去体验那些从事特殊行业的生活就可以行得通。」 她高兴叫着跳着,总算想出了解决的办法,于是她开始行动。某一天,婷婷的父母在中正国际机场送她上飞机,当婷婷父母离去后,婷婷从出境室溜了出来,坐上出租车直奔向台北。当婷婷一到台北,她先把行李搬入预先租好的公寓中,然后换上了普通的妆扮,开始她的体验。婷婷的目标是在从事特殊、新奇的行业中之女性,一一记录下来,好当作以后写作的社会写实材料。她先到一家传播公司,该公司在招考演员,准备将来捧成明星。首先以婷婷的姿色,优先被录取了,她被载到他们的片厂。实际上,不是什幺片厂,是租的一幢别墅,当她一进入别墅里,所有的拍摄工作已经就绪了,男女主角也在现场了。今天,婷婷只是先来观摩的,女主角不是她,她已经被定为下一部片子的女主角。当导演开始喊出:「开麦拉」的时候,男女主角上场开始演戏。女主角是演一个货车司机的太太,当她出现在眼前时。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蕾丝睡衣,正准备上床就寝的样子。这个时候,门铃响了起来。她连忙加披一条罩衫在身上前去开门。进来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,身体很魁梧,但不很英俊。他是女主角丈夫的同事,他正是戏中的男主角。男主角来告诉女主角说: 「你的先生今晚出差到高雄去了,要到明天晚上才会回来。」 男主角说完了,就要离去。这个时刻,女主角身上披着的罩衫不小心滑了下来。男主角一回头看着女主角,他的眼神立刻变了一个样子。他迅速反身锁上了门,一步一步向女主角逼了过去,一副饥渴的样子。」 婷婷听到「女学生」连忙答道: 「这个我会演,只要不要和男人发生关系,被拍摄出来,就好了。 「当然我们不会的,但是在『性』方面的恣狂,只是我们在镜头上的运用罢了,你尽可能放心,我们也不会帮你做脸部特写的。」 「谢谢!谢谢!」 「你还有什幺其它问题吗?」 「我想没有了。 」 「好!那你先回去,对了……」 导演把「一个女学生的经历」的剧本,交给了婷婷,道: 「你先带回去看看,同时把台辞背好,三天后,我们就开始开拍。」 婷婷一副感激的脸孔,连忙道: 「谢谢导演,谢谢导演。」 然后,导演送婷婷离去。这两天,婷婷在自己的公寓中,研读剧本,内心不仅掀起一阵喜悦;她想: 「这是我第一次亲身踏入社会,可是没有想到会有这幺顺利,第一部片子,就当了女主角,虽然,她所看到的影片拍摄有一点暴露,但是在她手上的剧本中,并未发现有需要暴露之处,而且导演也一再保证,绝对不会有任何会伤害到她的画面,于是她就更加安心了,更何况此次出来,就是要来体会各行各业的生活,只要自己谨慎小心,一定可以满载而归的。」 婷婷一边想道,一边记在自己的日记本子上。她知道剧本中「一个女学生的经历」是一个女学生放学后,在走回家的路上,碰到了几个不良少年。而被他们带到一间空屋中,遭受侮辱,然后,被巡逻警察救获的故事」。所以婷婷相当的放心,认为不可能发生任何意外的。第三天的晚上,婷婷很早就睡了。因为她晓得拍片是相当辛苦,有时候也需要熬夜的,把睡眠睡饱了,对自己的精神和脸色,会有相当的帮助,也可以使自己的体力持久而不累。婷婷已经沉睡在梦乡之中,同时在睡觉之前,她已把闹钟调好了,所以她安心地睡了。一大早……闹钟突然响起,婷婷起床,把应该做的事都做完了,很早就到片厂去,因为她想给大家一个好印象。片厂的工作同仁,像上次一样地工作。婷婷一一跟所有的人打了招呼。她看见导演从外面走了进来。于是,婷婷迎了上去,道: 「导演,早!」 「早!怎幺你还没换衣服啊?」 婷婷看了自己的穿着一下,不好意思,说: 「嗯!我马上去换!」 「好,赶快去换。」 婷婷转头欲走,被导演叫着: 「婷婷小姐!对了,等一下我们演戏的时候,我们的不良少年的领头老大制片自己演。」 「好,没关系。」 「对了,如果一开始拍,我如果没有喊『卡』,你们不可以停下来…很多时候甚至于要重来。」 「好,我记得了。」 「还有如果我喊了『卡』,你们不要随便乱动,因为一切动作、位置要连戏,更不可以一边演一边说剧本上以外不必要的话。」 「哦!」 「你都记住了吧? 」 「嗯!我都记住了!」 「好吧!你去换衣服吧!马上我们就开始拍了。」 婷婷拿了衣服,到洗手间里去换。过了十分钟…… 所有的人员似乎都准备了,导演喊了: 「准备好了没有?」 纷纷传来「好了」的回答。婷婷穿着大学生的制服,手上拿了几本书,站在一旁,看着导演。因为此刻导演在讲解,当这个女学生被几个不良份子,抓到一间空屋子里来,遭受到凌辱的过程,似乎所有的演员都专心地听着。五分钟过后,导演问演员: 「听懂了没有?」 演员们一一点头回答导演。导演看了一看,所有的准备工作就绪了,他便大声喊到: 「就位!」 导演口令一下:「卡麦拉!」 只看见几个不良少年押着婷婷走到房间里。婷婷一副害怕的面孔,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,打量四周的环境。房间内空无一物,眼前只站了几个色眯眯的大男人和孤单的自己。他抓着婷婷的手,举了起来。婷婷用力反抗,可是他的手愈用力,似乎一点也无法松脱开来。他把婷婷打量了一番。她身穿学生制服,下着裙子,一双白袜子和黑鞋子,小腿挺直地并拢,紧贴在墙角上。他突然动手想脱下婷婷的上衣外套,但是没有成功,因为婷婷把身体紧贴在墙上。老大见脱她衣服不成,骤然,双手楸住了婷婷的双臂,嘴巴朝婷婷脸上,一阵乱吻。婷婷不停地用脖子扭动,来闪避他的亲吻。老大虽然没有吻到婷婷的嘴唇,也吻到了她的面颊和粉颈。婷婷感到身上一阵热力侵袭,但是无法把他的身体推开。老大见她不太温驯,也十分不悦,可是他是不会罢手的。他用胸部压着婷婷的上身,使她动弹不得,又一方面,双手在婷婷娇躯上摸索了起来。婷婷首先感觉到的,就是一双灼热的手掌,在她的双峰之间,不住的推揉着,一股一股的电流,不断地由乳峰缓缓遍传全身。婷婷开始大喊: 「不……不要……救命……救命呀……」 他却不加理会,反而双手更加大胆地,在她酥胸上挤压了起来。虽然,他的双手是隔着几层衣服挤压着,但是衣服的磨擦,使得婷婷十分难受。随着老大手掌的揉动,婷婷贴身的奶罩在乳头上磨擦着,阵阵的磨擦热传到了婷婷的胸中。她只觉得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一种从未经历的滋味,似难受,又似舒服!「嗯……嗯……」她忍不住轻轻地哼出了声音。老大在乳房上揉弄了一番,迅速地把双手移到了腰部,在那里按索着。可是由于婷婷所穿的学生裙十分的紧,实在是无法摸到阴部。他把双手挪到了臀部的上面,在粉臀上又摸又揉,弄着婷婷全身不自在。当他动作太过剧烈时,不小心手被裙子的拉链刺了一下。这个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,应该从那里先动手。正准备动手时,婷婷双手阻止他。老大灵机一动,双手突然把她搂紧不放。婷婷感觉到呼吸突然困难,双手一松。老大用臀部撑着她的手,右手拉着拉链,猛力滑了下去。顿时,婷婷的学生裙后面开一个洞。老大把右手压在婷婷的左乳房上,捻着乳尖,又揉又搓抚弄了起来。左手把右乳房端了起来,用嘴巴吸、舐着红嫩嫩的奶头。婷婷的奶头被弄得涨了起来,仿佛像红嘟嘟的樱桃般那幺大。她全身一阵酥一阵麻,口中竟不知不觉地哼了起来: 「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婷婷的双脚不停地颤抖着,好像虫蚁在她的身上搔痒一般。婷婷的阴户里开始发热、发烫,开始慢慢地沸腾了。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。经他这幺一玩弄,婷婷已经不知道戏已经演到那里去了。婷婷口中在呻吟,身体在抖动着。老大如此抚弄着她的双峰已经有一会儿了,他吸完了这个,吮那个,吮完了那个,舐这个,舐完了这个,舐那个,如此仔细品尝着婷婷刚发育完成的玉乳。过了有一会儿,婷婷突然觉得子宫内有一股热烫烫的液体在流动。骤然,只感觉「噗!噗!噗!」一连三下,婷婷的阴精流了出来, 这种感觉只有婷婷才会晓得,就好像她的月经来潮了一样,从她的嫩屄之中,一股一股地冒了出来,把蕾丝的白色内裤都浸湿了。依老大的经验判断似乎应该是差不多了。这个时刻的婷婷已经灵魂儿在半空中飘来飘去,如喝醉酒一般。他把右手在婷婷的阴阜上掏了一把。婷婷仿佛好像一个在沉睡的婴儿,被某种声响吵醒来一样。老大的右手在婷婷的白色内裤上掏了一手的淫水,滑了下来。老大笑了笑,道: 「哈哈……小妞……怎幺了……等不及了……自己先来了……哈哈……没有想到……嘿嘿……你很敏感嘛……哈哈……」老大开始脱着自己身上的衣服,一边脱一边说: 「……嘿嘿……小宝贝……不会……不会让你等太久的……马上就脱完了……」 婷婷一边回想自己的台辞,一边用害怕的表情演着戏。婷婷惧怕道: 「……不……不……不要,我……我不要……」 老大最后把内裤脱了下来,向她走了过来。他淫笑着,说:「……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小宝贝……我来了……我来……」婷婷第一次正视男人的阴茎,而且是正面看着阴茎直立在阴毛的中间。那个乌黑的大肉棍,直挺挺地约有七寸多长,挺立在他的两腿之间,龟头大如小鸡蛋,紫红发亮,雄赳赳的,像是在向她示威一般。老大的身体还没接触到婷婷,龟头便已经先顶到了她的阴户。婷婷大声呼救: 「……救命呀……来人啊……救命呀……来人啊……救命呀……救命呀……」 她拼命大声地呼叫着,就如同有一个烧火了的铁块烧到她一样。老大先用右手紧握阴茎,在婷婷湿润的白色内裤上乱顶乱插着。婷婷愈来愈怕,全身冒汗,不知如何是好。老大蹲了下去把婷婷的白色蕾丝内裤褪到腿根上,然后,又淫笑地站了起来。他又像刚才一样握住肉棍顶着她湿淋淋地阴户,同时用龟头在阴户的阴毛上擦着。这个时刻,婷婷的阴户已经没有蕾丝内裤的保护了,完完全全地裸露在老大的面前。虽然,婷婷想极力的反抗,但是已经是无法闪避逃脱了。老大把身体压了过来。顿时,婷婷只感觉到如一团火似的灼热着自己娇躯之表面。老大把嘴唇紧贴在她的香唇上,近似疯狂地在上面吻压着。他的右手掌和前胸在乳房上猛磨轻按着,就像在揉面团一般。同时他的那根阴茎,在婷婷的小腹和阴户上又顶又磨着,阴茎就如同木头撞门一样在撞着阴户。这个时刻,婷婷的呼吸变快,因为给老大压得喘不过气来了。但是,如此的爱抚,是婷婷永远无法单凭想像,所能形容出来的。婷婷逐渐开始发酥、发痒、发麻了,慢慢地她屈服了。她似乎已经可以开始用行动举止来和其它的人作勾通了。老大紧紧的抱着婷婷的粉颈,并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,猛搅狠吸吮着,使她的舌根发酸又痛,婷婷想逃也逃不掉。老大大概已经有三十多岁了,由他的举动可知道,他是一个采花老手,是不会错的。到了这种地步,他依经验判断,晓得时机已经成熟了。她那洁白如乳汁的肌肤,袒露出的乳房,「噗通!噗通!」的跳着,看得他欲血沸腾。婷婷那一身洁白滑嫩的肌肤,两个丰满的乳房凸凸地挺在胸前。那两片滑润的阴唇,好像两片含苞的花瓣,高高突起,若隐若现地一张一闭着,两阴唇之间,还含着透明晶莹的淫水,丰厚有余,看了令人好不心动。阴阜上的细长整齐地阴毛,黑油油地长在阴户上,就如同地上种植了毛茸茸的草皮一样,卷卷弯弯地遮盖在嫩屄的外面。于是,他把头低下,伸长了舌头,往她的胴体上猛舐着。老大把头由上往下移动,舔舐着粉颈、酥胸、肚脐、小腹,直达到茸茸芳草覆盖的神秘的三角地带,一口含住阴唇肉缝上端敏感的阴蒂!「啊……」 婷婷的身体,不但没有被男人触摸过,更说不上用舌头舔弄过。因此,婷婷那受得了这种强烈的剌激。一时,她的血脉贲张,细腰扭摆,双腿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。婷婷小嘴儿也开始哼着: 「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,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哎……哟……哎……哟……」 老大双手把阴唇向两边拨开,把舌头伸了进去。猛舔狠舐着嫩屄,饥渴地吸着嫩屄内的甘泉,以求止渴。婷婷本能反应,处女的私处遭受攻击,不由得自然地把大腿轮流抬了起来,阻挡他的攻击。这样可以使婷婷稍稍喘一口气,因为她的双手被衣服束缚在后背,一时无法动弹。但是此刻的老大,正当尝到了甜头,那里肯就此罢休呢?老大又继续用双手压着婷婷的玉腿,又将舌头在阴户外舔着。如此这样,大概过了十几分钟。老大蹲在地下,那只阴茎挺得直直的,夹在他自己的两腿之间热呼呼地。于是,他站立了起来,阴茎这个时候已经和他身体垂直,还要仰得更高了。老大压在婷婷的身上,挺动着屁股,粗壮的阴茎,朝着小嫩屄乱顶乱刺着。也许老大没有用心顶,或许他没有对准屄口。所以龟头根本不得其门而入。但是就因为老大乱顶乱刺,使得婷婷阴户内外痒痒的,异常的难受。婷婷因为不曾被男人干过,所以不知道女人的阴户,不论阴茎大小,都可以照进不误。现在,婷婷仰躺成了「大」字形,然而,老大则俯卧成「|」字形了。他们俩人肉体上的接触,似乎已经就绪完成了。然后,老大开始作怪了,他双手撑在婷婷的腋下,把身体上下移动着。这种方式,不但能使老大的胸部受到乳房的磨擦着。而且老大的龟头也可以在婷婷的阴户上压擦着,使他们彼此获得快感。婷婷娇躯被老大擦刮着,芳心正发痒着: 「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痒……痒……好痒……」 老大见婷婷开始发浪了。于是,他把胸部压在婷婷的乳房上。双脚用脚尖蹬在地上,使身体成为弓字形。他用右手握着龟头,眼睛瞄着嫩屄,正在使龟头对准屄口。婷婷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,想推又推不掉。只觉到老大把屁股一挺,腰部从上面压了下去,「噗滋」一声,整根八寸长的大肉棍全部插入嫩屄中。婷婷连声大叫: 「……啊……痛……痛……痛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 她晓得她自己求救无门,只有依靠大叫,来表达阴户内部的疼痛之苦。因此,当老大发现鸡巴已经全部插入了,他立刻发动强烈的攻势,他一下紧接一下地,将八寸长的粗大阴茎拔出五寸左右,再狠狠全根刺入。婷婷开始觉得一阵一阵的酥痒遍布全身。但是,经过了老大的抽插了三十几下之后。那阴户的肉洞口的屄肉,被插得一闭一翻,使得婷婷从痛苦中,变成掉入疼痛的深渊里。她咬紧了牙根,极力压制自己的痛苦,但是还是疼痛得受不了,她呻吟着: 「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哎哟……哎哟……啊……痛……痛……好… …好痛……啊……哎哟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的阴户……阴户……我的阴户……会……会裂开的……哎哟……妈呀……呀……啊……」 婷婷一脸痛苦的表情,把自己的双手放在老大的腰部抵住,以减少他的冲击力。可是,婷婷愈是这样做,老大顶得也愈狠,就好像他有先天性的叛逆心理一样。这样过了大约十多分钟,老大抽插了近一千次。婷婷紧蹙着的眉头,终于开了,她已不再感到先前的痛,代之而起的是麻胀酸苏的感觉… 老大脸上这个时刻才发出了笑容。他并且把头伏下去,用嘴巴含着乳头,一拉一放,乳房晃动着,刹是一阵好玩。老大把乳头含在口中,用舌尖顶着奶头,一阵磨擦,又吸又舔,狠弄一翻。「……啊……哎呀……好痒…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痒死我了……好……好酸哟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啊……」 老大现在的动作,简直就是在做伏地挺身一般。肉棍直进直出,塞得阴户好不痛快,阴道内被胀得满满饱饱的。此刻两片充血的阴唇完完全全地被翻裂了开来。大鸡巴大力一进一出地抽送着,龟头下下顶撞着婷婷的屄花心的软肉。那嫩屄中的淫水淋漓,被肉棍儿插得「噗滋!噗滋!」吱吱作响。「……唔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唔……哎……啊……好痒……好酸……哟……哟……酸死我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嗯……」 婷婷现在已经魂不附体,也不晓得拍到那里了,到底是拍,还是不拍了,也不知道。阴道被塞得又麻又胀,她被奸得屄心酸苏,全身发烫,口干舌燥,心里蹦蹦地跳着,好像在打鼓一样。婷婷花心大开,淫水就像被开凿出来的泉水,从下面的屄洞中冒了出来。老大这一次来回抽送了八百多下。干得婷婷双腿发软,四肢无力,两眼发黑,全身香汗直下。老大内心暗自想着: 「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美眉,竟然还没有被开苞,却被自己享用了,嘿嘿!滋味真是不错,干得好过瘾好痛快呀!」 婷婷身体剧烈地翻腾着,玉臀扭撼着,时而耸动阴户,迎合入侵的硬肉棒。因此老大每当龟头用力一顶时,震得婷婷全身颤抖发麻。依据老大的经验判断,婷婷的体力已经不行了,可能撑不了多久了。婷婷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老大的腰部,随着他身体的起落动着。突然,婷婷的呻吟声由低转高,由小而大,苦苦地求饶着: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哎哟……哎哟……酸死我了……唔……唔……我……要死了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当她叫声一停,人也随着摆平了,四肢一动也不动,就如同死人一般。随着一股股热腾腾的阴精自花心内泄了出来,润湿了龟头。老大的龟头一经沾湿,全身颤抖了几下,再也使不出劲来了,双手一软,趴在婷婷的娇躯上。龟头被阴精泡得发烫,颤抖不止,不由自主的精液「吱……吱……吱」地射向子宫深处。导演这个时候,喊着: 「卡!唉呀!太好了,这是我一生所碰到拍得最好的一次。」 工作人员开始收东西。「制片!制片!」 导演一边拉着制片,一边叫着。制片从婷婷的身上醒了过来,问: 「导演,今天拍得怎幺样?」 导演高兴大叫: 「太好了,太棒了,真是逼真,制片可以起来了,我们收工了。」 「哦!」 制片起身穿着衣服,其它人员纷纷收工走了。现在现场只剩下制片、导演、婷婷,三个人。「导演,她怎幺办?」 「嘿!她太累,还在睡,别理她,我们走吧,待会儿她自己会醒的。」 制片把地上的零碎衣服,盖在婷婷赤裸裸的胴体上面。「走吧!回去休息吧!」 说完,俩人一同离去。*** *** *** *** 婷婷独自一个人不晓得在地上睡了多少时刻。突然,她觉得自己的阴户一阵裂开的刺痛,慢慢地醒了过来。她本能反应的,用右手在阴户口上摸了一把,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带有血丝之淫水,不禁哭了起来。她慢慢地站了起来,用自己的内裤把血迹阴精和那男人的精液擦掉。然后,把地上的衣服穿上,把内裤收在自己的提袋中,离开了这一间空房。她像失掉灵魂的人,行走在道路上,深夜一片寂静和漆黑。她回到了公寓,首先,先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记在日记上。接着,她拿出提袋中,擦过处女血、淫水、和精液的内裤,在房间中点火燃烧。虽然,证据已经被烧掉,可是内心的创痛永远无法平息的。然后,婷婷到洗澡间去洗澡,她想借着热水把自己的创伤洗掉。可是,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她打开了水龙头。水声唏哩哗啦地响着,婷婷开始洗涤身上,和今天所留下来的经验…… [全文完]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