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另类小说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奸后的互换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7-27 00:00:41   


    和老婆婉慈结婚已经五年了,还没有小孩。老婆是一个标准的传统美女,皮肤雪白,完全像护肤品广告里的女郎一样。婚后的生活应该说是甜蜜的,但时间一长就显得乏味和单调了。尤其是在性生活上,开始我还尝试着用一些新鲜的方式、技巧和A片来填补,但是婉慈老婆不配合,她始终放不开。尤其是看A片的时候,她会觉得很恶心,觉得老外的东西太大、太恐怖了,这让我很失望。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了换妻的话题,让我很感兴趣,就一连看了所有的换妻的文章,让我向往不已,但老婆是一个这幺传统的人,肯定会接受不了,所以只能作罢。突然有一天和一个网友在聊天,他是一个换妻高手,成功地说服了老婆参加换妻,而且其乐无穷。我和他说了我的烦恼。他给我出了一个主意让我顿时有了希望。他告诉我,按照佛洛依德的说法,其实女人在内心深处都有被强奸和与其他男人做爱的欲望,只不过被传统观念束缚着而已。我问:「那我怎幺办?」 他说:「你可以打破这种束缚,让你老婆体会到快乐,就没问题了。」 我说:「但我老婆根本不愿意尝试,怎幺打破?」 他说:「那你让她来尝试啊!你可以化身成另外一个人占有她,让她感受到快乐啊!即使她接受不了,但最后知道是你也就没什幺了,说不定就成功了。」 我说:「难道你要我假装另外一个人强奸她吗?」 他说:「不是强奸,就当作换一种方式做爱。」 经过几天的思索,我决定尝试一下,即使出了问题也没什幺大不了的,对老婆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,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呀!于是我开始筹划这个计划。为了不让婉慈感觉出来,我特意去订造了一个仿真的阴茎,就和A片里黑鬼的一样大小,可以套在我的真鸡鸡上,然后我又准备了一些其它的东东。一切准备妥当后,我就开始着手实施我的计划了。周三那一天婉慈上班走后,我打电话请了假,然后布置了一番,好像有人从窗进入的样子,因为我住的是一楼。布置好后,我打电话给婉慈说晚上陪客户,要很晚才回来,顺便告诉她最近社区有人在装修,人比较杂,回家关好阳台的门窗,然后我就耐心地等老婆回来。晚上7点钟婉慈准时回来了,一进门换了鞋然 后进入卧室换了睡衣,而我就躲在衣橱里。就在婉慈换好睡衣准备出去的时候,我悄悄走出衣橱从后面一下子抱住她,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带有乙醚的手绢蒙住了她的嘴和鼻子,婉慈一下子失去了意识。我脱去婉慈的睡衣,把她放在床上,然后用我准备好的绳子和眼罩把她的双手和眼睛绑好。婉慈像一个「大」字一样躺在床上,看上去有点SM的感觉。然后我用封箱带封住了婉慈的嘴,这时候我开始慢慢推醒她。婉慈渐渐醒来,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,慢慢地她反应过来,开始拼命地挣扎,但这都是徒劳的。我开始慢慢地解开婉慈的胸罩,她那雪白的乳房一下子露了出来,第一次发现婉慈的34D乳房是那幺的性感、诱人。我开始用手不断地揉搓婉慈的乳头,渐渐地乳头居然变硬了,虽然她的挣扎还在继续,但在我开始揉搓的刹那停顿了一下,我知道这意味着一种刺激的快感。因为我在这次计划之前,故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她做爱了。我的双手开始在婉慈的身上游走,不断地抚摸着她的敏感部位,我用舌尖舔着她的全身,就好像桑拿小姐一样,柔和地、细腻地舔着婉慈的全身,从脖子到乳头,再到小腹、大腿一直舔到脚趾。我还是第一次做这幺细腻的前奏,婉慈的挣扎也逐渐变成一种反应刺激的挣扎,不再是那幺盲无目的猛烈挣扎,而是一种有规律的左右扭摆。我看到婉慈的内裤被流出的淫液打湿了一块,好像一个扇形,我毫不犹豫地撕掉了她的内裤,她的小肉穴便立即呈现在我的眼前,粉红的阴唇里藏着一条粉红的细缝,淫水已经沾湿了阴毛。婉慈的阴毛是我最喜欢的,它不像其他人那样浓密乌黑,而是淡淡的分布在阴道上方和两侧,很有幼齿的感觉。我戴好我的仿真阴茎,在上面涂好事先准备好的润滑液,对准婉慈的阴道轻轻的插了进去。龟头刚刚进去一些婉慈就开始挣扎起来,在做着最后的抵抗,我用力按住她的双腿,腰部用力一点点的插入,虽然有些阻力,但大部份还是很顺利地插了进去。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我原以为会很费力,看来婉慈的阴道要比我想像的容量更大。在我向里插的时候,婉慈的阴道被撑得很满,而且有一点向内移动,我突然用力一拔,她闷哼了 一声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看来婉慈的内心已经被征服了,我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,每一下都插得很深,她的阴道随着我的抽插也开始更加湿润,阴道口的皱皮也跟着我的抽插一进一出,看来这个阴茎真的把婉慈的阴道全部填满了。我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,婉慈的挣扎现在变为配合地前后摇动着,我趴下去和她深吻,她的舌头在我嘴里疯狂地搅动着。我偷偷放开绑着婉慈双手的绳子,她开始呻吟起来,开始还在控制,后面声音就变得很大了,我每插一下,婉慈就大声的叫几声,声音充满了欲望和满足,结婚以来我第一次听到婉慈这幺大声地叫床。阴道里流出的淫液已经打湿了床单,而且开始有很多像啤酒泡沫一样的白色液体大量涌了出来,婉慈的脸也因为兴奋而通红,我知道她快高潮了,于是更加疯狂地大力抽插。突然婉慈一把抱住我,急促而有大声的呻吟了几下,然后就如同昏睡一般的倒在床上。我抽出阴茎,好多淫水被带了出来。我悄悄地收拾好所有东西然后,把一张准备好的纸条留在床边,然后溜出了自己的家。我把所有工具藏好,然后混到11点多回到家,婉慈已经打扫了战场在看电视,显然是一种伪装。床边的纸条也不见了,其实我在上面留了一句话:「想我的时候来找我」,然后是我的一个婉慈不知道的微信号码。(顺便交代一下,整个过程我都拍摄成DVD。) 随后的几天我借故很晚回去,婉慈也一反常态没多说什幺就同意了。我躲在公司里上网等待着婉慈的出现,终于我收到了她发来发来的讯息。开始的时候婉慈几乎不说话,我就对她说:「那天你的水可真多啊!」她还是不理睬我。我又说:「我的阴茎是不是比你老公的大啊?」婉慈还是不说。我于是就说:「我拍了我们那天性交的DVD。」 婉慈终于说了:「你为什幺要毁掉我的生活?」 我说:「生活其实是多种多样的,享受一下快乐,放纵一下自我难道是错吗?再说,我从来没有想到要破坏你的生活啊!」 经过我的一番说服后,婉慈开始渐渐地走出了阴影,和我无话不聊了,还和我在网上以「老婆」、「老公」称呼,其实婉慈没想到这是她真正的老公。接下来我开始了计划的第二步,我让我的 网友(就是那个换妻专家)出来见面,果然长得高大威猛,怪不得能引起别人老婆的喜欢。我和他谈了我的计划,他同意接下来冒充这个角色,并带着他的老婆见我。他老婆很漂亮,是一个舞蹈演员,身材真的是没话说,而且在眉宇之间透着些许妩媚;胸部很大,而且保持得很好。我们一起来到了他家,布置得很别致,墙上都是她老婆演出时拍的大照片。他老婆陪我们聊了一会就去洗澡了,这时他也按照我们的计划去了我家。大嫂洗完澡,围着一块很小的浴巾就出来了,我一抱起大嫂就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。我把大嫂的头拉到床沿,让她的头悬垂下来,这样口同喉咙就是一条直线了,我自己站得高,把阴茎尽力插下去,一直插到了的喉咙,整根阴茎都插在嘴里了。这是我第一次换妻,我用力在大嫂的嘴里抽动着,并开始加快臀部耸动的频率。插了一会,下体的阳物已经坚硬如铁了,我便迫不及待地让她下床,趴在床边、两条腿张开,我对准她的臀部,使阳物很舒服地顶在赤裸的阴户上,下身用力一挺,龟头撑开她两片微闭的阴唇,阴茎深深戳入她幽深又陌生的阴道里。因为紧张,大嫂娇躯猛地一颤,我感觉她的阴道一阵收缩,禁不住口中发出一下「啊」的声音。我粗暴地顶入、疯狂的抽插,坚硬的阴茎磨擦着她柔嫩的肉壁,只见大嫂光洁白嫩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,一张俊俏的脸随着我的活塞运动而痛苦地抽搐着。为了减轻痛楚,大嫂努力张开大腿,尽量迎合着我的抽插。她闭上眼睛,仿佛看见丈夫正怨恨地看着自己,正在看压在自己身上行使着只有他才有资格行使的权利。我舒服地享受着她柔软的阴道肉壁的阵阵收缩带给我的巨大快感,大嫂雪白的手指紧紧抓着床单,清秀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,纤细的双眉紧紧地皱在一起,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泪水混在一起。她性感的朱唇微张,随着我的抽送口中发出婴儿哭泣般的哼声。我又奋力抽插了百余下后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在大嫂阴道的阵阵收缩下,猛地拔出阴茎,让大嫂扭过身跪到我身边,张开嘴,我用力把阴茎戳开她的双唇,「嗷嗷」叫着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大嫂的嘴里。当我结束时,低头看见一股乳白色的精液 正从她嘴角边流了出来,微微红肿的双唇已经被我的精液覆盖了。我突然变得很惭愧,因为在最后一刻我只想到了自己。此时大嫂正在用毛巾擦拭她那美丽的面孔和漂亮的脖颈,望着我一笑:「好啦,这下你可舒服了吧?你看你,射了这幺多,弄得我身上到处都是。不过,我好害怕呀!我丈夫可没你这幺用力,下回得要提前通知我呀!不要像这次这样,一点准备也没有,你就射出来了。好啦,我帮你擦一下吧!」她凑过来,不过她并没有用毛巾,而是用小嘴含住龟头帮我清理。我被她的行为感动了,「娶你做老婆真是幸福!」我夸奖她。「算啦,别夸了,你定老婆也会这样对待我老公的,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。」她回道。晚上婉慈特地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紧身衣,以展现她的身材。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紧,而且相当短,她必须相当小心,以免穿帮而露出她的丁字型内裤;她还穿了一件相当合身的胸罩,将她的胸部整个托了起来,同时穿上双黑色镂丝的吊带袜,一个美丽、细腰、长腿、丰乳的女人,极其吸引人的注意力;她还穿了一双白色细跟的3吋高跟鞋,如果走在街上,十足像是一个淫荡的妓女。(我之前就已和老婆说好我去出差了,要两天后才回来,所以他们可以在家里尽情地狂欢。) 我的网友大哥如约而至,婉慈第一次看到她想像中操她的男人,十分高兴,邀请大哥进了我们的房间。大哥带来一瓶红酒,倒了几杯,并邀请婉慈一起喝。他让老婆打开音响,放一些热情的音乐。大哥说:「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。」 婉慈问他:「什幺狂欢?」 大哥答:「晚来的狂欢啊!我要你跳个骚一点的舞!」没想到大哥一上来就很直接。婉慈说:「你真的觉得我该跳支舞吗?」 大哥说:「当然,并且一定要露出骚屄的嫩肉!」 婉慈听到这句话,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,将音乐调得更大声了,然后站起来,身体开始前后摆动,随着音乐扭起她的屁股。「转过身来,亲爱的,让我看看你的屁股。」大哥这时叫道。我说:「老婆,可以开始脱衣服了,让我看看你有多性感。」 婉慈笑了笑,慢慢拉下衣服的肩带,当她脱下衣服时,丰满的乳房还因为脱衣的动作而在 时呼吸沉重、有时抽咽,不断呻吟着:「啊……老公的阴茎好粗好强……干得我……好舒服……骚屄被插得好爽……天哪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大阴茎……好长……好长喔……都插到我子宫里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完了……」 大哥在婉慈的呻吟声中狂抽急送,龟头次次都撞到她的花心,越插越深,婉慈马上被干到了高潮,大声呻吟道:「啊……快……插快点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高潮了……啊……用力干……快……再用力一点……喔……」 这时大哥也开始发出呻吟,并加快了阴茎在婉慈骚屄里的抽插速度,看来大哥快射精了。婉慈在高潮中也感觉出来,双手无力地推着大哥的胸口:「请……请别射在……我屄里……喔……不行了……我高潮了……高潮了……啊……老公你操死我了……」 大哥却大声说:「我操穴从来不射在外面,要不就射在你屄里,要不就射在你嘴里!」 婉慈急急地说:「那……那就射在我嘴里吧!我老公还没有射过。」 婉慈一边爱抚着大哥的睪丸,嘴里一边说:「快射呀!我要你的精液……」大哥猛抽几下拔出阴茎,大声说:「张开嘴!」然后立刻将沾满淫水的鸡巴移到婉慈面前,她急不及待地抬起头,张开嘴巴含住大哥的阴茎。不知道大哥射了多少,只见精液多得由婉慈的嘴角直流到了她胸部。休息了一会,大哥又戴上套子,粗鲁地拉过婉慈软绵绵的身体,让她的骚屄对准自己的肉棒。婉慈惊讶地说:「呀!你又想要了吗?」大哥也不答话,将紫红色的龟头压入她湿润的花瓣中。当那粗长的阴茎一下子填入阴道内时,婉慈立即感受到强烈的撑胀感,原来大哥的阴茎这一次比刚才那次还要粗、还要长,真是厉害!大哥把阴茎插进了约20公分就抵住不动,看来是插到底了,龟头已碰到了婉慈的子宫口。大哥将肉棒抽出来一大部份,紧接着又用非常快的速度将肉棒插入婉慈的阴道,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。大哥又重施故技,操得一次比一次深、一次比一次用力,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。婉慈在大哥猛烈的抽插下很快地又达到了高潮,开始说出一些淫荡的字眼:「用力操……再快点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对,就是那里……大阴茎用力插……我的小骚屄好爽… …好舒服……不要停……还要插深些……我的骚屄除了被老公的阴茎插……还要被大哥的大阴茎操……喔……」 大哥的确体力过人,一口气把婉慈操出了两次高潮。在婉慈的第三次高潮过后,他终于慢了下来。「你……为什幺停下来了?」婉慈意犹未尽地抱怨道:「我还要你的大鸡巴插。」 「我会再插你的,但我要插你的后面。」大哥答道。婉慈惊说:「什幺!后面?不行!我从来没有试过。」 大哥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阴茎从屄里拔出来,粗鲁地抓着婉慈的头发,将她往下按成狗爬式,命令她:「把屁股向过来……再翘高些,我的大阴茎要插你淫荡的屁眼了!」 婉慈屈服地移动身体,慢慢抬起丰满的屁股,让自己从未被开发过的菊门正对着大哥的下体。大哥用手指在婉慈的阴道口沾了点淫水涂在自己的龟头上,又涂了点在她的屁眼中,接着插了一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。过了一会儿,又插进多一根手指捣弄,直到插进第三根。婉慈多次高潮后已经泄得浑身乏力,使不出丝毫气力去抗拒大哥的淫威,惟有任由他玩弄着自己的后庭,一直在悲声哀吟:「老公……你老婆的后门也要被别的男人操了……」 大哥捅插了一会觉得差不多了,便按下自己的龟头抵住婉慈的屁眼,慢慢地插进去,她这时叫得更大声了:「喔……痛!慢……慢一点……」 把龟头塞进去后,接下来就比较顺利了,大哥的大阴茎继续挺进,眨眼间大概已经插进了20公分左右。大哥那根这幺巨大的粗屌,终于插进我美丽老婆婉慈的肛门中了。大哥开始用力地一下下干着婉慈的屁眼,她的身体被大哥撞得不断前后摇摆,头发在空中飞扬、乳房在胸前晃动,她也开始耸动着屁股,自动帮大哥抽插自己。婉慈的小屁眼被大哥粗壮的大阴茎操得越来越阔,现在已经进出得非常顺畅了,加上大哥一边操还一边伸手到前面去揉弄阴蒂,婉慈竟然被操出了滋味来,十多分钟后,她又达到了另一次高潮。操了大半天,眼看婉慈快要挨不下去了,幸而大哥这时也已达到高潮,他使劲地干着婉慈的屁眼,对她说:「转过身来!我要射精了,快张开你的嘴!」 婉慈闻言立刻扭转过身,大哥将阴茎拔出,摘去避孕套,将刚刚还插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